中国古代四大书院之一岳麓书院

临沂历史网 2020-03-15 08:14:12

中国古代四大书院之一岳麓书院:惟楚有材;于斯为盛

“独立寒秋,湘江北去,橘子洲头。看万山红遍

中国古代四大书院之一岳麓书院

,层林尽染; 漫江碧透,百舸争流。 鹰击长空,鱼翔浅底,万类霜天竞自由。怅寥廓,问苍茫大地,谁主沉浮?”

在一个秋高气爽的日子里,我独自伫立在长沙橘子洲头,眺望着湘江碧水缓缓北流;看万山遍野的秋叶变成了红色,一层层树林犹如染过红色,江水清澈澄碧,一艘艘大船乘风破浪前行。鹰在天空飞,鱼在水中游,自然界万物在秋光中过自由的生活。我不禁要问:这苍茫大地、万物盛衰由谁来主宰?

1925年晚秋,毛泽东去广州主持农民运动讲习所,途经长沙,重游橘子洲,感慨万千,欣然提笔,写下这首《沁园春·长沙》,抒发出对民族命运的感慨和以天下为己任的豪情壮志。

这首毛泽东的《沁园春·长沙》诗词,现镌刻于长沙岳麓山的爱晚亭石碑上。

秋日午后,和风吹拂,空气清新,山泉流淌。沿着幽深的小径缓缓前行,胸襟随山径拓宽,心绪因蔚蓝的天空而静谧,印证着多年来关于岳麓山和岳麓书院的想象。

岳麓山爱晚亭

岳麓山林壑幽美,山幽涧深。在重檐飞角的爱晚亭旁,发现一处古朴、幽静,一座屋宇宏大,样式典稚的古建筑;寻觅中,千百年的楚材与近世纪湘学辅就的岳麓书院大门竟郝然在目。从那院墙上满布的暗深色苔痕,那院中种植的古根盘缠,那门柱、那扁额上剥落而有些模糊的字迹,足以说明这座建筑所经历的漫长岁月。这就是一千年前宋代著名的岳麓书院。

长沙岳麓书院

宋开宝九年(公元976年),潭州太守朱洞在原僧人办学的遗址上,即岳麓山下的抱黄洞附近正式建立起了岳麓书院。

公元1015年,宋真宗亲自召见岳麓书院院长周式予以褒奖,封国子监主薄,请他留在京城讲学做官。但周式心系岳麓,不想留在京城做官,请求回岳麓书院。皇帝就赐他经书并亲书“岳麓书院”匾额悬挂于大门正上方。岳麓书院从此名闻天下,前来求学者络绎不绝。历经宋、元、明、清各代,岳麓书院才人辈出。

清末1903年,在举国“废书院、兴新学”的大潮中,岳麓书院与隔湘江相望的另一所千年学府——城南书院一道改制,成立新式学堂——湖南高等学堂,成为今天湖南大学的前身。难为可贵的是岳麓书院文脉历经千年,至今不绝。

岳麓书院是一个具有深厚文化底蕴的书院。单就其中的对联来讲,他们不仅具有很高的文学价值,而且有着非凡的美学意义。如果我们对中国书法史多一点了解,就会发现,岳麓书院的书法已然构成了小半部书法史,它是一部融汇了多种风格而又以雄浑壮阔为审美旨归的历史,更是中国书法古质与今妍交汇演变的历史。

让我们品读岳麓书院的匾额对联,感受岳麓书院经典而独特的魅力。

头门

千百年楚材导源于此;近世纪湘学与日争光。

头门是正式进入书院的第一道门,位于中轴线东端,1986年建成。头门上悬“千年学府”匾,集唐代湘籍著名书法家欧阳询手迹而成。

门联的撰联人为虞愚,曾任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研究员、中国书法协会副主席。对联含义从字面就可看出,是对岳麓书院千百年来在培育人才和学术研究方面的点赞,表达了作者对书院的由衷赞誉,寄托了对湖南学子的殷切期望。

大门

岳麓书院大门

惟楚有材;于斯为盛。

书院大门始建于宋代,现存大门建于明代正德四年。大门的正上方,悬挂着宋真宗“岳麓书院”御匾。

相传清代嘉庆年间,书院进行大修,完工之后,门人请山长(院长)袁名曜撰写对联。袁名曜以“惟楚有材”嘱诸生应对,众人苦思不得结果,贡生张中阶至,脱口答到:“于斯为盛。”

这是颜体集字而成的四字联,由于宋真宗的“岳麓书院”写的雍容圆厚,只有颜体楷书与之风格较为接近,所以用颜体集成。上联出自《左传襄公二十六年》:“惟楚有材,晋实用之”;下联出自《论语泰伯》:“唐虞之际,于斯为盛”。

二门

纳于大麓;藏之名山。

大门之后,原为礼殿。明代嘉靖元年扩建文庙时,始建二门。门额正面悬有“名山坛席”匾,撰者无考。现匾为1984年复制,集清代著名书法家何绍基字而成。“名山”在这里专指南岳衡山之尾峰——岳麓山。衡山有七十二峰,回雁为首,岳麓为尾,岳麓书院因山得名。“坛席”即坛位。除地位坛,上设席位,以示生徒对老师的礼遇。

对联为清末湖南高等学堂学监程颂万所撰。上联语出《尚书·舜典》:“纳于大麓,烈风雷雨弗迷。”下联语出《史记·太史公自序》:“藏之名山,副在京师,俟(后)圣人君子。”意为岳麓书院被浩瀚的林木所掩映,藏在地阔物博的岳麓山中。

讲堂

经头门,过大门,进二门,眼前就是书院的核心部分——讲堂。

(一)工善其事,必利其器;业精于勤,而荒于嬉。

对联以及讲堂檐前所悬“实事求是”匾均为近代湖南工专校长宾步程撰写。宾步程,民国初期任湖南工专校长,1917年湖南工专迁入岳麓书院办学。

上联出自《论语·卫灵公》,下联出自韩愈《进学解》。意为干事情要想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,必须善于使用工具;一个人若要学业精通,必须勤奋努力,力戒懒惰。

(二)是非审之于己,毁誉听之于人,得失安之于数,陟岳麓峰头,朗月清风,太极悠然可会;君亲恩何以酬,民物命何以立,圣贤道何以传,登赫曦台上,衡云湘水,斯文定有攸归。

这是讲堂最长的一副对联。清代岳麓书院山长旷敏本撰。旷敏本(),乾隆十九年(1754年)聘为岳麓书院山长。原联毁于抗战时期,现联为颜家龙补书。

上联:是非由自我审察,毁誉由别人评说,得失听从天命,不可强求。当我们登上麓山峰头,感受着朗月清风,天地万物的道理便可知,荣辱得失就可置于度外。下联:国家的栽培、父母的养育之恩如何回报,老百姓的日子如何过得更好,中华的优秀文化如何传播,登到山顶的赫曦台上,俯瞰衡云湘水,便可找到答案。这种人生态度其实也正是

“达则兼济天下,穷则独善其身”的儒家思想体现。

湘水校经堂

学贯九流,汇此地人文法海;秀冠三湘,看群贤事业名山。

湘水校经堂位于讲堂左侧,是以研习汉学为主的学校,在治学上强调“精微并举”,注重朱熹张栻理学的传统,能兼容各学派的不同观点,无门户之见。湘水校经堂的对联,由清代岳麓书院的著名学生左宗棠撰写,因左宗堂曾读书于湘水校经堂,故悬于此处。

九流:句出《汉书·叙传》:“刘向司籍,九流以别。”后作各学术流派之合称。法海,佛教语,喻佛法,谓佛法深广如海。《维摩经·佛国品》:“度老病死大医王,当礼法海德无边。”对联意指各种学派在岳麓书院融合交汇,形成了深厚的文化底蕴。岳麓山秀美无比,耸峙在三湘大地上,历史上的圣贤学者,都到此讲学研习,使岳麓山成为一座文化名山。

半学斋·教学斋

惟楚有材,三湘弟子遍天下;于世无偶,百代弦歌贯古今。

业精于勤,漫贪嬉戏思鸿鹄;学以致用,莫把聪明付蠹虫。

斋舍是学生自修和住宿的地方。“教学斋”的斋名源出《礼记·学记》:“建国居民,教学为先。”“半学斋”的斋名源自《尚书·说命》下:“惟学(教)学半”,意为教人是学习的一半,引申为半教半学,两个斋名所反映的是教与学的辩证关系。

文庙

吾道南来,原是濂溪一脉;大江东去,无非湘水余波。

这副对联出自清代学者王凯运之手。王是湘潭人,曾在湖南长沙城南书院讲学,此人性情高傲,终身不仕不官,曾做过曾国藩幕僚。据传,王凯运曾到江浙一带讲学,当地官员为试他的才学高低,故意探问他的学问之流派、渊源,他便随口而出:“吾道南来,原是濂溪一脉;大江东去,无非湘水余波。”

王凯运写这副对联时,正是“湘军”如日中天之时,在当时的政治格局中占据重要地位。对联虽然“口气大”,却恰如其分地表现了湖南人及湖湘文化对近世中国所担当的崇高。

赫曦台

合安利勉而为学;通天地人之谓才。

南宋乾道三年,朱熹应著名理学家张栻邀请,来到岳麓书院讲学,朱熹常与张栻相约,登岳麓山顶,观日出,将观日的地方命名为赫曦,张栻修筑“赫曦台”。

此联是清代进士、湖南巡抚左辅撰,是在谈君子不可以不自我修养和如何实现自我修养。上联的意思是说,如能融会贯通安、利、勉这三种情况,潜心治学,一定能取得成功。下联的意思是说,作为生徒必须精通天地人的道理,知广识博,才能成就人才。

时务轩

胸怀子美千间厦;气压元龙百尺楼。

时务轩为纪念清末维新派创办的学校——时务学堂而筑的纪念性建筑。“时务轩”匾为著名书法家赵朴初题书。

轩前挂有梁启超撰书的对联。上联语出杜甫《茅屋为秋风所破歌》;下联语出《三国志·魏志·陈登传》。全联在于劝诫人们在天下危乱之际,应该心系国家、胸怀天下,切不可为自己的蝇头小利虚度一生。

屈子祠

植体洁芳,三代以还存直道;盟心忠爱,六经而后发奇文。

湖南素有屈贾之乡的美誉,岳麓书院在清代也开始建有祭祀屈原的专祠。屈子祠正门匾额“屈子祠”及对联由前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席沈鹏手书。对联意指屈原的修养和情操像兰花、芷草一样清芬高洁,赞颂了屈原矢志不渝的爱国忠心。

时光匆匆,在肃穆和舒畅中,在单纯与奥博间,太阳躲进了西山,不得不告别书院。回望夕阳中的岳麓书院,古朴典雅,绿荫摇曳,神圣庄严,俨然一位风雨沧桑的智者,依山就势,伫立岳麓山间。

千年的时光,对书院来讲只是匆匆。千百年来,书院与云雾结伴,与松涛为友,共湘江流水,看日出日落,云卷去舒,从容地走过宋,走过元,走过明,走过清,积淀着千年的文明,蕴藏着历史的宝藏,从深厚走向宽广,从淡泊走向坦荡,把文化研讨提升为文明内涵,让书香千古,使皎洁永恒。

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源自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

保定男科专科医院
重度慢性肝炎症状
宝宝不消化怎么办
友情链接